合力降杆杆 市场化债转股亟待银行与民企相向而行

国内新闻 阅读(1520)


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正在等待银行与私营企业齐头并进

□王勇

根据《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简称《要点》),促使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成为债转股的主力军,扩大社会资本参与市场化的债转股渠道,并改善以市场为导向的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的定价,加速市场化。债转股等政策的实施已进入倒计时阶段。然而,在杠杆率下降已成为国家层面的重要政策目标的情况下,市场化的债转股是银行和私营企业迫切需要的。

国务院近三年来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随着《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和《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发行指引》等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市场参与者逐渐增多,市场化的债转股业务也在迅速发展。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截至6月30日,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金额约为2.4万亿元,实际金额达到1万亿元。资本可用率上升至41.5%,涉及高资产负债率。超过200家公司。其中,今年新签的市场化债转股合约价值约为3900亿元,新增金额约为3800亿元。立即收到的影响主要是由于公司杠杆率持续下降。债转股在降低杠杆率,改善企业资产负债结构,恢复企业发展势头,提升优质企业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不过,数据还显示,本轮债转股,参与债转股项目的民营企业市场份额不到7%。支持民营企业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是合理的,可以减轻民营企业的财务负担,从而降低企业的杠杆率。企业可以轻装,这有利于解决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的难题。民营企业应积极参与。参与债转股项目的私营企业的市场份额很低,因为私营企业担心股权融资比债务融资更昂贵。从表面上看,债务转换为股权后,公司短期内的财务压力似乎较小。但事实上,与索赔相比,股权投资更昂贵,因为它们承担更大的风险。此外,虽然债转股已经缓解了企业的短期财务负担,但在转换股份后需要有更大的发展才能满足投资者的要求。在市场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原始股东或控制人必须支付一定的价格(例如以低价或免费将其股东权益转让给债权人)。这让公司感到压力。

从银行的角度来看,一方面,参照《巴塞尔协议》的相关规定,银行集团和执行机构积极持有工商企业股权时的风险集中度为1250%,两年内被动持有股权的风险权重为400%,两年后为1250%。共同贷款风险权重仅为100%。过度的资本占用使得债转股业务无法满足必要的资本回报要求,并且很难通过银行自有资金来实施。另一方面,在实施债转股中,银行也面临着一定的风险。毕竟,股权投资与债权人的权利不同。该项目将承担风险。投资风险最终是银行股份的大部分;商业银行使用正常贷款实施债转股,使得利润从确定性变为不确定性,并且也将减少。当期收入;由于银行以前从未交易过以市场为导向的债务,因此应对和预防和控制隐藏债务风险,债务偿还延迟的道德风险和银行坏账等风险的能力仍然不足。这些都抑制了银行债转股的热情。

四部委联合发布《要点》,强调促进金融资产投资公司(AIC)发挥市场化债转股的主力作用,大力推行债转股试点项目股权互换,并支持私营企业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可以在解决上述问题中发挥关键作用。因此,现在,在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过程中,银行可以与私营企业合作,努力实现共同目标。无论是银行还是私营企业,债转股都不能被理解为债权转化为公平的完成,但触及民营企业“灵魂”的革命可以发挥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双方互相负责:企业的原始股东和控制人必须支付其产能过剩,库存过剩和杠杆过度;银行必须支付坏账(拨备)。只有这样,债转股政策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

在这种共识下,如果我们能够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建立市场导向选择,价格市场化定价,资本市场筹资,股权市场等长期机制 - 基于目标 - 件,您将自愿退出,并且您不得通过转移资产恶意逃避债务。

当然,民营企业应加快战略重组和结构调整的实施。特别是行业龙头企业应通过并购积极整合内部质量资源,明确产能过剩,提高产业集中度,减少同质化,无序竞争和资源浪费。为了加强金融机构对企业的融资约束,限制高负债企业的过度债务融资,可以通过债权人委员会,联合信贷等机制和企业客户的银行债务风险评估来加强信贷管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AIC)应建立健全组织,责任明确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多层次,相互联系,有效制衡的风险管理机制。因此,建立AIC的商业银行需要进一步加强各部门的联动,扩大AIC的建立,丰富金融资产投资的人才,建立符合股权投资特点的绩效考核和薪酬管理体系。

(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银行研究与诊断中心主任)

主编:汤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