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来《云中记》引文学界关注:与《尘埃落定》形成遥远而美妙的呼应

国内新闻 阅读(1747)
?

中信网,成都,8月16日(记者何岚清)“这部小说的浩瀚与深远之处在于它借着一股极为关注的地震来描写生命的沧桑和文明的进化。每一个文明的渗透可能带来进步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损失。“作家罗伟璋16日下午在成都说,《云中记》是一本关于罪孽的书,一本谅解的书,一本宽恕的书,与《尘埃落定》的遥远和美妙的回声。

同一天,由四川省作家协会和四川省文学评论家协会联合主办的阿莱《云中记》工作研讨会在成都举行。在研讨会上,许多作家和评论家从意识形态价值到艺术特色等各个方面发表了对《云中记》的看法。

据了解,《云中记》是作家阿莱在汶川地震中写的一部小说。这部小说讲述了地震,四川一个藏族村庄在政府的帮助下,整个村庄搬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村里的牧师以自己的方式照顾地震中遇难者的故事。

评论员苏宁认为,《云中记》是阿莱藏区农村三部曲中最少的民间故事,传说和最多的一个,但在阅读时仍能感受到心底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阿莱的成长之乡。天空漂浮在天空中的性质不是俯瞰众生,而是来自四川西北部高原这个大高原的深处。

作家江兰回忆说,去年四川省作家协会举办“九寨沟着名观察”笔会时,阿莱曾感叹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了十年。面对汽车装载的“地震文学”,每个人都可能不记得任何文章。原因很复杂。更多的原因是我们的作家没有能力面对灾难,没有洞察力和勇气去面对灾难。

“许多作家总是批评山区和河流的巨大变化引起的农村移民,但《云中记》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江兰说,《云中记》突破了传统中断的突然中断世界和现代世界。对现代社会的深刻反思。

四川文艺评论家协会会长李明权从《云中记》的写作风格中提出了“有神论现实主义”的概念。他认为阿莱通过祭司阿巴和地震亡灵之间的对话来表达人民,地球和人民。鬼魂,人与村庄,人与内心世界之间的多重关系描述了灵魂与死亡的独特艺术存在。从祭司的角度来看,他们观察并了解地震灾害带来的情绪冲击。云中村的悲痛和终极消失,给人以强烈的冲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