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半年鉴:净息差稳中有升 超市场预期

国内新闻 阅读(1228)
?

原名:银行业半年回顾:净息差稳步上升,超过市场预期

商业银行总体上是稳定的,但差异化继续加剧。

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利润增长率稳步上升,基本面保持稳定。主要亮点是资产增长率持续上升,利差超过预期。今年第一季度商业银行资产总额同比增长8.69%。增长率为9.39%,是2017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高增长率。

就利差而言,今年上半年,市场参与者在年初担心的利差没有大幅下降。数据显示,该行业第二季度整体净息差为2.18%,较上季度略有增长10个基点。农村商业银行、国有银行、证券交易所和城市商业银行的利差分别为2.72%、2.11%、2.09%和2.09%。

在资产质量方面,商业银行总体稳定,但差异化继续加剧。今年第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81%,比上一季度上升了10个百分点。国有大银行、股份制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均有所改善,上半年城市商业银行不良率为2.3%,比年初增长0.54个百分点。这是自2009年以来,城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首次回升到2%以上。

“城市商业银行不良率达到2.3%。尽管农村商业银行的不良率已恢复到4%以下,但中小银行面临的挑战仍将继续。特别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表外资产回报、监管收紧后,未来应以稳健的管理为基础。”许多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利差将在下半年上升并可能缩小。

今年年初,许多业内人士谈到了银行面临的挑战。他们说,银行业面临着缩小净息差的压力。银行业的利润收入主要来自利息收入,可能影响净利润的持续增长。

然而,就目前情况而言,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的净息差稳步上升,超出市场预期。今年第二季度,该行业的整体净息差为2.18%,较第一季度略微增长了1bp。其中,股份制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正在崛起。 2018年底,2018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股份制银行利差分别为1.92%,2.08%和2.09%,城市商业银行的利差分别为2.01%,2.07%和分别为2.09%。大型国有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的利差呈下降趋势。 2018年底,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大型国有银行分别为2.14%,2.12%和2.11%,农村商人的行为分别为3.02%,2.7%和2.72% 。

各银行发布的半年度报告也确认了上述内容。江阴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净息差为2.36%,比2018年末的2.67%低0.31个百分点。在股份制银行中,华夏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净息差为2.09%,净息差为1.96%,分别高于23 BP和26 BP。此外,平安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净息差和净息差分别为2.54%和2.62%,分别上升48个基点和36个基点。

东方金城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述机构净息差增加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资产方贷款利率小幅上升。以平安银行为例,半年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平安银行贷款平均收入较2018年末增加1.56个百分点。股份制银行与城市的同业负债商业银行继续萎缩,一般存款规模进一步扩大。第二季度,银行流动性充足,银行间负债成本进一步下降。受此影响的还有私人银行的净息差,这些银行占银行同业负债的较高水平,大幅增加。

徐成元表示,下半年净息差的变化取决于资产方和债务方的成本。在资产方面,监管机构将继续引导银行增加信贷供应。与此同时,银行体系自第二季度起拥有充足的流动性,同业拆借利率下行。预计该银行的资产方收益将下降。在债务方面,虽然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有利于银行间债务成本的下行,但银行存款的竞争压力仍然存在。与资产方和负债方相结合,预计下半年缩小银行净息差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率已回到近10年的高点

在2012 - 2016年快速增长之后,受内外压力影响,城市商业银行存在的问题和隐患风险逐渐暴露,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不断上升。

自2019年以来,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数据,该市第一季度的不良率为1.88%,比2018年末增加0.09个百分点。第二季度,该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2.3%,比第一季度高出42个基点。

以鞍山银行为例。截至2019年6月底,鞍山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3.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4.52%;拨备覆盖率和贷款拨备率分别为108.89%和4.92%。 “作为一个区域性金融机构,鞍山银行的业务与当地产业结构的发展有很大关联。近年来,由于区域经济下滑和压力下降,两个高,一个过剩行业导致增长钢铁行业及其上下游企业的经营压力影响,加上前五期分类监管较为严格,前期信贷资产转移不明确,不良贷款集中不良贷款率较高,虽然拨备增加,但拨备水平仍然不足,规模较大,规模的提供给利润的实现带来很大压力,还需要关注将来处置不良资产,“鞍山银行说。”

2018年末的数据显示,47家上市银行的加权平均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底的1.55%下降至1.51%,下降0.04个百分点。其中,大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股份制银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比上年末下降0.06个百分点,城镇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高于上年末。它上涨了0.11个百分点。

徐成元表示,城市商业银行不良率大幅上升主要是由于部分城市商业银行大规模贷款风险增加导致城市商业银行不良上涨;不良认定变得更加严格,加速了真实商业银行对不良贷款的敞口。从不良贷款偏离的角度来看,城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偏差远远大于100%,高于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自2018年以来,为满足监管要求,商业银行已将超过90天的贷款纳入不良贷款,但一些城市商业银行的贷款偏差仍超过100%。随着不良贷款确定的进一步实施,这些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水平有所增加。一些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外资产的收益加速,之前通过隐藏在表外的不良回归表。

件的银行将逾期60天以上的贷款纳入其中。监管部门对确定不良贷款的标准越来越严格。城市商业银行的运作主要基于当地的城市商业。事实上,不良率也很高。此外,自5月以来,宝商银行,锦州银行和Evergrowing银行的时间频繁发生,许多城市商业风险已经暴露出来。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也得到了真实反映。

但是,城市商业银行的银行资产质量优越。例如,上海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江阴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8%,1.39%,0.89%,0.78%和1.91%。低于城市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当地风险仍然存在

此前,中小型银行利用其银行间债务扩大资产。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一些局部风险逐渐暴露出来。 2019年5月下旬,宝商银行因严重的信用风险被接管,导致市场关注部分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风险。从宝商银行接管后的情况来看,由于市场风险偏好下降,少数中小银行的市场融资能力一度受到影响。

件相对收紧,市场利率分层,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行业的不规则发展,打破了风险在同行刚刚加强后,市场参与者的意识。表演了。

此外,央行表示,各类金融机构应减少对银行间业务的过度依赖,不能再采取行业过度扩张的旧路,忽视风险管理,做好自己的流动性管理。另一方面,要做好新增内容,加强对中小银行的制度支持,优化中国的银行体系结构;中小型银行的一些本地和结构性流动性风险基本上是由实际资本水平不足引起的市场选择。因此,应该促进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一位分析师表示,宝山银行事件发生后,中小银行的信贷分层将持续一段时间。目前,市场高度重视锦州银行和恒生银行引入战争罪。然而,与宝商银行不同,锦州银行和Evergrowing Bank主要面临不完善的公司治理和快速业务扩张的风险。银行和汇金公司通过股权进入,可以有效解决风险,减少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和影响。

商业银行整体资产质量仍处于较好水平,但各银行差异明显,部分银行资产质量面临下行压力。 “国有大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风险管理体系完善,业务覆盖全国。预计不良率将保持在较低水平;由于部分区域中小银行产业结构调整,区域信用风险继续暴露,资产质量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此外,对更严格的不良识别标准和资产负债表外资产收益率的监管,将对一些高度偏差的银行的质量形成一定的考验。“徐成元说。

主编:陈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