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房产项目“捞了”千万公款

国内新闻 阅读(1544)
?

房地产项目“捕获”数百万公共资金

一个房地产项目,三人私人团伙,通过虚假工程发票预留了1000万元公款。近日,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告原安徽省地质矿产局前党委书记兼局长李从文,贪污贿赂案。李从文因腐败罪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30万元。

抛开公款“小库”

2008年至2016年,李从文被任命为省地质矿产局副局长,院长(或地质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省地质矿产局局长。

2008年下半年,迪恩公司与飞达公司签订协议,成立新的城市公司,其中迪恩公司持有70%的股份,西大公司持有30%的股份,共同开发“南城美都”真实莱安县房地产项目。该项目的一部分是由矿山的建设和李从文的侄子赵红作为项目经理的建设承担的。

在李从文贪污公款的过程中,有两个关键人物。其中一位是新城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张秀文,另一位是迪恩公司副总经理,新成公司总经理田广新。两人向省地质矿产局副局长,院长公司董事长李从文提议,以错误的方式打开项目发票,抬高项目成本,从新城公司取出项目项目,各自由张秀文和赵红拍摄。在一定程度上,天平新和李从文主导了这种平衡。李从文接受了这个提议。

2009年至2011年,张秀文安排赵洪等项目经理通过虚拟开工程发票伪造项目发票,项目费用为1,180,699,000元。在张秀文和田光新取消发票后,他们先后出发了。根据几位项目经理的证词,建设项目的建设成本已全部结清。但是,在项目最终结算时,应张秀文的要求,开立了项目付款发票,并未实际收到项目付款。

新城公司的管理层对此表示怀疑。 2009年5月初,张秀文拿了两三张工程发票,签署并批准了项目部的负责人。那时,不是合同分配时间,发票金额很大。但是,张秀文表示,他打算将部分资金转移到扩大项目开发成本的方式,这样公司将来可以减少税收。张秀文还说,田广信也知道工程部门负责人已经签字,然后与田广信核实,并在项目付款后再签字。

截至2018年7月,张秀文和赵宏分别从其提取的资金中拨出374,045,200元和1,633,109,000元,余额6.4,64,435,000元用于支付建设资金和建设项目担保。该公司及矿山和矿业公司账户实际上由李从文和田光新控制。

提供资金以通过“推动官方道路”

虽然在“南城美都”项目中,张秀文等人成了“利益共同体”,但私下仍然要向李从文“致敬”,连李从文的侄子也不例外。

2003年至2014年,李从文利用职务,接受赵红的请求,帮助赵宏取得岩土建设项目经理资格和新城公司开发的“南城美都”项目。从2006年到2014年,李从文先后通过妻子从赵红那里获得了60万元人民币。

从2008年到2012年,李从文接受了张秀文的请求,帮助信达公司和迪恩公司在安县开发“南城美都”房地产项目。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张秀文不仅给李从文一个“谢谢费”,还帮助李从文“穿越官方道路”。

据了解,2010年,李从文想接任安徽省地质矿产局局长,并要求张秀文购买当时省地质矿产局局长吴玉龙的住房。价格为人民币130万元。房子的实际支付价格高于此。交易期间当地市场价格为273,500元。吴玉龙在退休前建议李从文接任。

后来,李从文以支持家乡的名义接受了张秀文的40万元现金修补自来水。后来,由于省国土资源厅和省煤田地质局相关人员的调查,李从文回到张秀文40万元。

此外,由安徽省地质矿产局,“芜湖兴隆国际城”,华谊新天地,华基翡翠等开发的“合肥兴隆国际城”由华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 “和其他项目一样,李从文还向潘一良,王军,邱毅公司承接项目和营销机构提供了援助,并收到了超过8万元至76万元以上。

通过审判发现,从2003年到2016年,李从文共收到员工的财产2,321,492,000元。事件发生后,李从文代表公司的亲友返还了人民币237,708,000元,监察机关扣留了涉案金额1,186,000,996元。

腐败是否已成为焦点

在审判期间,李从文及其辩护人并未就李从文,张秀文和田广信筹集资金构成腐败的指控持不同意见。然而,辩护人认为腐败的意图是由张秀文提出的,也是由张秀文领导的。李从文在听完张秀文和田广信的提议后同意,但事件发生前具体操作和具体金额尚不清楚。虽然李从文,田光新和张秀文也有类似的角色,但李从文的角色相对较小。李从文从未拥有他所扣留的资金。他提取的部分资金仍在公司账户中。这部分应被视为未遂犯罪。

李从文贪污公款是一种未遂犯罪还是共犯是一种帮凶,已经成为案件辩论的焦点。

法院认为,李从文等人贪污公款超过1168万元,属于共同犯罪。张秀文和田光新是李一文的发起者和积极实施者。作为田广信的直接领导人,李从文同意了张秀文和田光新,并且是腐败的决策者。没有李从文的同意,田广信和张秀文就不敢实施腐败。没有张秀文和田光新的建议和积极实施,李从文就无法单独完成腐败。因此,三人在这一共同犯罪中具有相同的地位和作用,分割主要帮凶是不合适的。根据李从文在腐败犯罪中的具体作用,他们应该受到惩罚。

根据确定的事实,案件中涉及的“工程基金”的发票全部被注销。在提取的资金中,张秀文和赵红已收到超过5.37亿元人民币,这是一种腐败罪。李从文和其他共同犯罪分子实际控制了另外的6.48亿元人民币,这也是一种腐败罪。无法确定应被视为不成功的辩护意见。

法院认为,李从文是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他利用职务便利使用虚假发票和高额工程费用来获取和挪用公款,996,000元;私人汽车开支的公共报销金额为人民币536,130,000元。共计人民币11,917,308,000元,金额特别大,其行为已构成腐败罪。李从文在承接项目中为他人谋取利润,收到的财产总额为人民币2,321,492,000元,规模巨大,他的行为构成了受贿罪。法院全面审议了李从文犯罪的事实和情节,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认罪态度和忏悔态度,依法作出判决。

判决结果宣告后,李从文表示认罪并在法庭上悔改,服从法院的判决而不是上诉。 (记者范天娇通讯员洪军)

崔伟(实习生),岳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