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情怀,助她们生命盛开如花

国内新闻 阅读(1953)

  云遮雾障的漫漫风尘,眺望不到一丝温暖春色眼睛日渐荒芜,枯萎了的灵魂让生命几乎寸草不生。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万幸因了对人间花草的眷恋,也许会凋零的生命亦绚烂盛开,美丽如花。草木情怀,让她们走出人生的荒凉孤独,迎来属于自己的繁华似锦。

  ? ? ? ? ? ? ? ? ? ? ? ? ? ? 一

  90后知乎女神,植物达人,DK花园系列丛书翻译蔓玫——植物、绘画、写作,一株野蛮生长的玫瑰——人如其名,她的名字即是她生命的一个注解,一份寄托。几支彩色铅笔、一个速写本,成就了植物插画界里的“女神”。

  这个在如花的豆蔻年华里,不幸遭遇了生命冷冬的江南女孩,所幸“”唯见植物如故人”,桃红,李白,堇菜玲珑,海棠春睡,玉兰花涂抹出满天明亮的颜色,棣堂开成路边的阳光……

  她用孩子般干净的眼睛,从指缝里窥视着世界,用细腻的笔触临摹植物,在草木中看到性情,也找回自己。

  在抑郁的深渊里苦苦挣扎的她,是花香破晓了她的黑暗。所以她坦言:“”花草的美、温柔、坚强、沉默,非常治愈我。”

  凭着从小打下的素描、水粉、写意中国画的绘画功底,她在病床上画自己见过的那些平淡无奇的寻常植物。然而这些看似无力的小小花朵,无论美与丑、甘甜还是苦涩——它们可以伸出蜿蜒的根,把魔鬼的能量一点点消解、感化。”

勾勒它们的妖娆与宁静。

  一花一人一形态,蔓玫利用水彩的清透、灵动与嬗变,赋予茉莉小家碧玉,赋予桑树潇洒旷达…一支性灵细微的生花妙笔描摹出植物的生命轮回,从细腻情感、文化渊源、到自然知识,清丽的画面、温柔的文字,娓娓道尽种种蔬果从田野到菜市到餐桌的前世今生。

  因了对花花草草的至情至爱,她信手拈来著成了植物印象笔试《草木集》,花娇果美、实用与观赏价值兼备的植物系插画《节气手贴》更是荣登畅销榜。名气越来越大的她,被英法德等国的高校争着邀请讲学,她的植物故事让外国学生听得如痴如醉。

  就这样人称花仙子的江南女孩,从生命日渐枯萎的抑郁症患者,成为大名鼎鼎专为LV画花花草草的插画设计师,书画兼美的知名植物系作家。

  与花朵相约,与绿草对白。花草这灵动、性情之物,成了她生命重生的一种神奇力量,治愈了她的人生。成了她打开生命的密码,开启了她美好的人生,让青春绽放如花。

  “我们不会因为一朵花盛开就升职加薪。但它仍能带给我们发自内心的喜悦和美的享受。”蔓玫说她会继续林间漫步,素手理枝,一直画下去。

  原来花草万物会成为我们在凉薄世间的神,带我们抵达温暖,给我们光亮,渡我们回家。而热爱会击退冰雪履盖的寒冬,以一朵花儿热烈盛开的姿态把春召唤,卷土重来的娇艳就闪亮登场了。

  二? 蔡丸子:通过寻找世界各地花园,翻译创作多本园艺图书,为时尚杂志撰写花园专栏,园艺作家、花园旅行家及生活美学推广者。

  这位同样深得江南丰山盛水浸润的温婉女子,童年里有对花香袅袅根深蒂固的记忆。心里一直藏着不舍花园梦的她,对花园有一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情愫。身体力行践行着把世界活成一座花园浪漫生活理念的她,意欲带领迷茫的现代人逃离都市,寻找心目中的“诗与远方”。

  在走了很多国内花园后,她开启了“世界花园之旅”的芬芳旅程。从2003年起至今,蔡丸子一鼓作气行走了40多个国家,拜访了超过150座花园。从法国画家莫奈的私家花园,到优雅经典的美国费罗丽庄园,再到质朴美好的日本上野农园。从比利时浩瀚的蓝铃花海,到法国盛放的虞美人花田;从英国浪漫动人的金链花道,到日本北海道独特的梦幻庭院……

  这段芬芳旅程的种子紧接着开花结果,一部从40多个国家精选19段经典花园之旅,百余幅实景照片,及精美手绘各国花园地图的实用花园旅行指南在她笔下应运而生,引领大众开启更加美好的花园旅程。2018年她的最新著作《我的世界就是一座花园》也紧接横空出世。

  在园艺领域名声大噪的她,成了国内提出花园生活美学概念的第一人。以传递花园生活美学为使命,致力于引领最新花园潮流的她,先后被授予“墨尔本旅行家”、“比利时法兰德斯花园推广专家”等多项殊荣。其实“花园生活方式作家”实至名归的她,更喜欢戏称自己为“花园猎人”。

  也许,平凡的我们做不了这样成功的猎人。无趣的凡尘俗世,我们连心中的诗和远方都抵达不了。那何不践行蔡丸子的生活美学,用红花绿草将我们自己小小的世界谛造成一座花园,让我们在这花园里养一只精神的孔雀,让疲惫的灵魂在这里得以停止流浪,让迷茫的双眼在这里找到光亮,让这里成为我们伸手可及的诗和远方,成为我们的福祉与不倒神殿!

  三? 白落梅:历劫十年尘世飘零,因缘际会,落居江南,文字清淡,简单自持,心似兰草,凌霜傲雪,在唐诗宋词里品寂寞流年,缱绻沉醉,拣尽梅枝的写字女子。

  因了对人间草木的深深眷恋,这位性情疏离的隐世才女,得以在这薄情世间,深情活着,于草木年华里,煮字疗饥,伺花弄草,与清欢时光共久长。一只素笔,写尽山水风情,百态人生。没有风华绝代,只有岁月静好。

  “移栽先秦的兰草,晋时的霜菊,南北朝的莲荷,唐代的牡丹,宋朝的梅花,取明代的小壶,盛接清朝的春雨,煮民国的普洱,就这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

  这位女子的玲珑心事与草木情怀,不经意间成就了“落梅风骨,秋水文章”的传奇,隐世才情无心插柳石破天惊……

  借用她的话:只愿时光可以缓慢些,再缓慢些,让我有足够的年华,与人间草木,静守天长。

  “”向西逐退夕阳,向北唤醒芬芳”,无论前世你是三生石畔那株草,还是来生化作佛前那朵莲,今生今世落入凡尘俗世修行的你我,在这人间道场,我们不必急于抵达终点。

  陌上花开缓缓归!停下来,细赏红尘陌上草香花艳,在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里,微笑拈一朵夏的烂漫,低眉拾一瓣秋的静美,在踏雪寻梅的芬芳里,小心翼翼播下一颗颗花籽,总会等来生命里那场姹紫嫣红的盛开,一朵开成唐诗宋词的韵脚,一朵吐露诗情画意的芬芳!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