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将发挥头雁效应 打造人工智能创新策源高地

国际新闻 阅读(1886)
?

创建人工智能创新源高地上海将扮演头鹅的角色

齐齐

上海拥有1000多家人工智能核心企业,居全国前列,并且“头鹅引领效益”。

汇聚1000多家人工智能核心企业,率先发布首批个人智能应用场景建设实施方案,推出一批基础研发平台,行业创新中心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上海已提出人工智能作为优先发展战略,它已经初步成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领先地区之一。

但这显然是不够的。

用上海市副市长吴青的话来说,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是国家交给上海的重要任务。上海已经为下一步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制定了很多计划,并将进一步发挥人工智能的“头鹅效应”。从产业布局,技术研究,应用示范,生态建设等方面。

规划的主线是“提升创新能力和来源”。

先发优势

政策主线”是加强创新能力抓住技术创新的新特点,从量化积累到质的飞跃,从点突破到系统能力提升,着力创造理论上的新突破,科学的新发现,技术的新发明,以及新方向的创新源泉。这个行业。

从概念上理解,“源”指的是新的学术思想,新的科学发现,新的技术发明,以及行业的新方向。

要实现从零开始的突破,需要合理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安排,以及人才,机构,技术,金融资本,社会资本和管理等创新资源的积累。它还需要各种活动。该平台和丰富的应用场景将刺激,孵化和激励重大技术发明和未来行业。

上海交通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副院长王延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战略”意味着将创新作为人工智能研究,技术和产业发展的引擎和引擎。因此,首要任务是加强基础研究,解决卡颈问题,提升核心技术能力。与此同时,基础研究应该面向未来十年甚至更进一步,早期布局和积累。

此外,创造高层次创新源泉的核心在于人才。 “任何创新最终都体现了人才的创新,因此有必要加强人才的培养,特别是基础研究的高端人才。”王艳凤提出人工智能是一种无国界和全球化的革命性技术,所以无论如何当前什么样的挑战必须继续加强国际合作。

事实上,上海是创造创新人工智能资源的基础。无论是产业集聚还是平台布局,上海都有很多先发优势。

据官方统计,上海拥有1000多家人工智能核心企业,位居全国前列,并且可以发挥“带头带来利益”的作用。除产业集聚外,还推出了微软电气创新平台,上海脑科学和脑样研究中心等多个基础研发平台。许多行业创新中心和人工智能实验室,如亚马逊,BAT和Keda Xunfei,都在上海落下帷幕。

今年5月,国家启动了上海(浦东新区)人工智能创新应用试验区和上海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建设,试图创建一批促进深度整合的示范项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人工智能的创新与发展。

上海之所以被选为第一个试验区,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司副司长朱秀梅表示,它主要是基于上海的整个产业,大资源优势数据,智能应用基础的初步应用,以及生产,教育和研究的优势。各方面的优势。

以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为例。王艳凤说:“十多年前培养的很多学生已经成为人工智能创业领域的学生。”

今年5月,一家在行业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上海公司宣布推出其首款云AI芯片。 Yitu Technology的联合创始人林晨曦是人工智能创业圈的“大兄弟”之一。

2002年,林辰熙获得了ACM国际大学学生编程竞赛总决赛的第一个冠军,并打破了亚洲纪录。 2005年,他加入了微软亚洲研究院; 2012年,他与朱熹一同回归。国内联合创建的地图,开始了人工智能的探索和实践。林辰熙曾经说过:“在这样一个大国,你可以不断找到一些世界级的命题,然后你想回答。”

四维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世凯也是“大哥”。 11年前毕业于交通大学的陈世凯于2013年创立了基于激光雷达和SLAM(同步定位和地图构造)技术的公司,旨在提供高性能,低成本的机器人自主定位导航解决方案。

他告诉CBN,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发展必须集中在发达城市。上海拥有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技术和产业基地,也是人才发现和培养的基础。

上海的国际氛围也吸引了大量的“乌龟”。 Hesai Technology将其总部从硅谷迁至上海,是三维传感器(激光雷达)的制造商,是无人驾驶汽车的“眼睛”。 Hesai Technology首席执行官李一凡表示,当他回到中国时,他重视上海的人工智能政策支持和创业资源。

去年12月,上海率先启动了第一个个人智能应用场景的实施计划,这也让AI企业家能够看到更多的本地机会。

18年前在上海诞生和成长的小型i-robot,专注于认知智能技术的自主研发和工业应用。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袁辉表示,基于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小型i机器人已经为企业服务,金融,政务等多个行业形成了解决方案,并赋予了数百个权力。成千上万的开发人员通过开放平台。促进生态建设和产业发展。

炎热的地区和冷的长凳

在王艳凤看来,就像2019年在上海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会议一样,企业,平台和活动的聚集为上海人工智能的创新源泉提供了动力,汇集了人气。

但除了受欢迎程度之外,在基础研究中,必须有“在炎热的地方坐冷壁”的心理准备以及“冷却热凳”的耐心和毅力。

“就中国的环境而言,上海确实具有基础研究的优势,但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的整体基础研究仍然相对薄弱。”王延峰提出,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战略依赖于基础研究。基础研究需要“拯救剑十年”。

他认为,中国人工智能通用芯片的基础研究和开源平台存在很大缺陷。 “目前的开源社区都是外国人,而中国还没有。”

在6月召开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战略规划部副主任张旭表示,人工智能发展的下一步是基础研究和创新。为此,去年科技部发布了第一批2030人工智能重大科技项目,两个项目已开始运行。与此同时,科技部还支持了五个人工智能开放式创新平台。 “为什么支持开放式创新平台的建设,是为了使我们的大企业能够向中小企业开放人工智能资源,特别是数据资源,形成良好的创新和企业生态。“

朱秀梅在新闻发布会上还表示,上海有望实现该体系开拓性探索,新技术,新产品的推进,核心技术的突破,实现国际领先水平的开拓性。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