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抗抑郁药是否升高静脉血栓栓塞(VTE)风险?|喜点评 · 第 34 期

国际新闻 阅读(753)

医学脉搏指导阅读

《喜点评》医学项目基于该领域的前沿研究,并邀请知名专家分享精彩的见解。它旨在为国内心理学和心理学同事搭建桥梁,实现研究成果向临床实践的转变。

本期《喜点评》,我们邀请了胜利油田中心医院主任医师刘迎春,山东省立医院主任医师王敏忠,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主任医师郑学平,讨论是否使用抗抑郁药可以增加静脉血栓栓塞。 (VTE)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研究的风险评估。

静脉血栓栓塞(VTE)包括深静脉血栓形成(DVT)和肺栓塞(PE)。急性VTE可引起许多长期并发症甚至死亡。某些药物的使用可能是VTE的危险因素之一。研究表明,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可能与VTE风险增加有关;然而,尚不清楚抗抑郁药的使用是否与VTE有关。此外,一些研究表明,不同类型的抗抑郁药可能与不同类型的VTE风险有关。

为了探讨抗抑郁药的使用与VTE风险之间的关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药剂科的研究人员进行了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该研究包括9项病例对照研究和队列研究,研究抗抑郁药的使用与VTE,DVT或PE风险之间的关系,并进行了几项亚组分析和敏感性分析。

研究结果表明:

1.纳入研究的特点

(1)在纳入的研究中,6例报告了VTE数据,3例报告了DVT数据,3例报告了PE数据(在三项研究中的一例中,结果是致命的PE)。

(2)在纳入的研究中,只有2项研究(1项病例对照研究和1项队列研究)的NOS评分为9星,偏倚风险较低。

2.抗抑郁药和VTE风险的使用

(1)抗抑郁药的使用显着增加了VTE的风险(9项研究; OR 1.27,95%CI 1.09-1.49; I2=77.1%)。 (图1)

图1抗抑郁药的使用与VTE风险之间的关系

(2)当仅包括在PE风险研究中时,结果显示抗抑郁药的使用与PE风险增加相关(3项研究; OR 1.50,95%CI 1.33-1.69; I2=15.9%)。 (图2)

图2抗抑郁药使用与PE风险的关系

(3)在基于质量研究方法的亚组分析中,偏倚风险高的研究表明,抗抑郁药的使用显着增加了VTE的风险(7项研究; OR 1.30,95%CI 1.12-1.51; I2=54.9%)然而,低偏倚风险的研究未显示两者之间的相关性(2项研究; OR 1.27,95%CI 0.84-1.92; I2=91.1%)。 (图1)

3.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和VTE风险

(1)有和没有SSRI的患者的VTE风险没有显着差异(5项研究; OR 1.10,95%CI 0.90-1.34; I2=62.3%)。

(2)采用质量研究方法进行的亚组分析没有改变结果(低偏差风险研究:或1.05,95%可信区间0.94-1.18;I2=0.0%;高偏差风险研究:或1.05,95%可信区间0.71-1.55;I2=73.5%)。

(3)排除抑郁患者研究时,有或无SSRI患者的VTE风险无显著性差异(4项研究;或1.14,95%可信区间0.93-1.40;I2=66.8%)。

4。三环抗抑郁药(TCA)和VTE风险

(1)使用TCA与VTE风险增加相关(4项研究;或1.26,95%可信区间1.02-1.57;I2=79.1%)。

(2)在亚组分析中,高偏倚风险的研究表明,使用TCA显著增加了VTE风险(2项研究;或1.34,95%可信区间1.17-1.54;i2=0.0%),而低偏倚风险的研究没有显示两者之间的相关性(2项研究;或1.20,95%可信区间0.77-1.89;i2=84.3%)。

总之,SSRI的使用与VTE的风险没有显著相关性。TCA的使用可能会增加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但证据质量水平很低。

文献索引:王颖,叶志康,刘立红,等。抗抑郁药的使用和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 J Pharm Pharm Sci。 2019; 22(1): 57-71。

(专家按姓氏笔划排序,排名不按特定顺序排列,相关评论仅代表专家自己的位置)

共有9项病例对照研究和队列研究调查了抗抑郁药的使用与VTE,DVT或PE风险之间的关系,研究中包括调查抗抑郁药使用与VTE风险之间是否存在显着相关性。结论SSRI的使用与VTE风险之间无显着相关性。 TCA的使用可能与VTE风险增加有关,但证据质量水平非常低,这表明抗抑郁治疗在VTE中是安全的。

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当患者及其家属对药物使用增加静脉血栓栓塞的可能性存有疑虑时,我将首先根据患者年龄,卧床休息,营养,肿瘤因素,糖尿病,仔细评估VTE的总体风险,脑梗塞。评估心肌梗塞等,如果静脉血栓形成的风险很低,仅仅因为患者的个体风险,根据患者的教育背景,认知能力,如上述研究数据,详细通知风险较低,并提供评估方法和测试手段。

随着综合医疗机构和医院医务人员心理疾病识别能力的提高,治疗过程中身体疾病和抑郁症患者面临的各种问题也受到关注。本研究考察了抗抑郁治疗的应用与静脉血栓栓塞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该主题是新颖的,靠近诊所。

虽然以前的研究观点与本文的结论不同(认为两者之间存在部分相关性),但仍无法掩盖其优点。主要表现是研究人员细分了抗抑郁药的类型,并评估了证据偏倚的风险。在此基础上,得出的结论更具客观性和说服力。因此,研究结论为临床用药提供了一些参考和提示。

研究的缺点是所包含的文章的范围有一定的局限性。例如,文本中包含的高抵消风险研究证据占很大比例。尽管该研究对偏倚风险进行了区分,但仍有一定的结论。影响。

事实上,当面对患有静脉血栓栓塞和共抑郁症的患者时,抗抑郁治疗的应用超过了本研究的结论和临床经验的缺点。首先,患有静脉血栓栓塞事件的患者常见于高凝状态,如痰和长时间卧床休息。这些患者本身很少。其次,抑郁症本身可引起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和内分泌紊乱,导致高凝血状态和静脉血栓栓塞风险增加。因此,抗抑郁治疗对于控制症状和减少栓塞都是必要的。

但是,对于少数同时患有静脉血栓栓塞和抑郁症的患者,有必要仔细考虑抗抑郁药与血栓形成的关系,并采取各种措施预防血栓形成。对于此类患者,抗抑郁药应该是安全,纯净,无药物,对心率和血压没有影响的药物,如SSRls抗抑郁药,而不是三环类抗抑郁药,还有药物。在此过程中密切观察患者的病情。

本研究以荟萃分析的形式讨论了抗抑郁药与静脉血栓栓塞(VET)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抗抑郁药的使用显着增加了VTE的风险,但SSRI药物与VTE的风险无关,结论似乎是矛盾的;市场上有很多种抗抑郁药,如果可以列出某种类型或某种药物可能会消除混杂因素的影响。在实际的临床工作中,没有关于SSRI药物引起的VTE的报道,这项研究的结果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任何药物的使用都需要考虑其安全性,有效性和患者个体差异,抗抑郁药的使用也不例外。此外,没有有效证据支持VTE在抗抑郁药中的比例和风险相关性,两者之间的关系无法确定。对于具有高度栓塞风险的患者,需要密切监测以防止栓塞的发生和合理使用抗抑郁药。

[没有。 33]加班让人郁闷?工作时间与抑郁新风险的相关性

[32]西酞普兰治疗卒中后抑郁症

[没有。 31]早期症状轨迹和西酞普兰疗效

[第30阶段]患有糖尿病的家庭成员:抑郁症的高危因素?

[没有。 29]抑郁症和抗抑郁药疗效的性别差异

[第28期]抗抑郁剂量和血糖控制

[第27期]警惕老年抑郁症患者跌倒的风险

[Ph 26]不健康的体重减轻或抑郁症的风险增加

[第25期]抗抑郁药的心血管安全性比较

[第24阶段]如果心情不好,是否更容易患上癌症?

[第23期]西酞普兰治疗AD神经精神症状

[第22阶段]新模式为个性化抗抑郁带来希望

[第21阶段]西酞普兰用于老年抑郁症患者

[第20阶段]抗抑郁药对癫痫患者的影响

[第19期]癫痫合并抑郁:西酞普兰的优势

[第18期] JAMA:老年抑郁症的治疗原则

[第17阶段]喝咖啡不会引起抑郁症

[第16阶段]抑郁症和炎症性肠病风险的历史

[阶段15] SSRI剂量和功效耐受性之间的相关性

[第14阶段]哪些抗抑郁药不太可能诱发肝损伤?

[第13阶段] HIV感染患者的抗抑郁剂选择

[第12阶段]对21种柳叶菜抗抑郁药的Meta分析

[第11阶段]儿童抗抑郁药的心血管风险

[第10阶段] SSRI对抑郁症患者自杀风险的影响

[第9阶段] SSRI联合抗凝剂不会增加出血风险

[第8阶段]多种躯体症状和抑郁和焦虑的复发

[第7阶段]抗抑郁药给中风患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第6阶段]妊娠期抗抑郁药的量是否需要调整?

[第5阶段]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 新证据

[第4阶段]癫痫合并抑郁症的诊断和治疗

[第3阶段]神经心理学和抑郁症的神经影像学

[第2阶段]通过激动治疗阿尔茨海默病

[第1阶段]晚年存活意愿和抑郁风险